铅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铅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有关于旅行的那些事儿巴塔哥尼亚生命赞歌

发布时间:2020-04-21 17:51:58 阅读: 来源:铅笔厂家

比起几乎为阿根廷代名词的乌斯怀亚和冰川国家公园,抑或是别名“Braziloche”、“小瑞士”的巴里洛切,同属巴塔哥尼亚的玛德琳港简直寂寂无名——自然,也清静许多。这里兴许是巴塔哥尼亚最荒芜的地带,却是最富生机的所在。

观鲸是瓦尔德斯半岛的传统导览项目 本文摄影均为 Sere

玛德琳港是通往观鲸胜地瓦尔德斯半岛的门户,往南可及南极以外最大的企鹅栖息地,威尔士以外说威尔士语人数最多的社群也从这里诞生。

每年南半球的冬天,数千南露脊鲸从南极来到巴塔哥尼亚大西洋沿岸相对较暖的海域繁衍生息,7-9月的高峰季节甚至无需出海,驻足岸边便能有幸一览鲸鱼跃出海面的身姿,若是住在僻静的海边,夜里时常能听到低沉而悠扬的鲸鸣。

“或是在玛德琳港划着小艇,一不小心游来一只鲸鱼跟你玩捉迷藏,”向导Liliana给我看一段视频。两个阿根廷人在玛德琳港近海处划着皮划艇,背景是城市楼群,这时远处平静的水面上突然浮现两只鲸鱼,慢慢游向他们,其中一只潜入皮划艇下,一时间画面震动、无人出声,我猜想这两人一定吓得不轻。结果呢,皮艇并没有真的被掀翻,鲸鱼是在和人闹着玩。这样的经历可真让我嫉妒得眼睛发绿。

不过说实话,这些濒危的家伙可真是相貌奇丑:虎背熊腰,嘴长且呈拱状,头上长满所谓鲸虱的白色硬茧,以至于我找了很久才看到眼睛在哪。11月中旬观鲸季将近尾声,但从瓦尔德斯半岛的皮拉米德斯港乘船不多时,我们便与一只形只影单的幼鲸相遇。观鲸公司的向导开玩笑说,以前曾有过丧母或被母亲抛弃的幼鲸被其他母鲸收养,但如今“世风日下”,很替这只小南露脊鲸担心呢。

天气极好。海狮们在岩石上晒着太阳,海鸟叽叽喳喳霸气毕露。陆续又见到几只南露脊鲸,可惜个个懒懒散散,不肯给我们表演腾空跳跃。倒是一群活泼的暗色斑纹海豚,排好队依次在我们船边钻进钻出,跳出优美的弧线,激起漂亮的水花。

慵懒的海豹欢迎人们靠近

不仅是鲸鱼海狮,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为世界遗产的瓦尔德斯半岛,乃至整个巴塔哥尼亚大西洋沿岸,也因海豹家族知名。19世纪时,法国和北美人还曾在这一带猎取海豹。我们乘车前往象海豹的两处栖息地,一次是从Punta Delgada高高的山崖眺望全景,绿洲之畔它们好似一堆堆灰褐色的石头,笨拙地挪动时又像是蠕虫。真是奇怪的动物,海滩上明明有很多空间却非要挤在一起睡,相安无事不一会儿,又发出古怪的声音扭打起来。

Liliana说,这段时间公象海豹都在远海捕食,留在这里的都是妻小,趴着睡觉节省体力,可以长达三个月不吃不喝。所以在Isla Escondida,我们得以慢慢贴近它们甚至近到触手可及,对方尽管大多数时候都懒得搭理,但冷不防张开血盆大口打个呵欠也是让人有些心惊。年幼的象海豹最好奇,不像阿姨姐姐们那般贪睡,总是圆睁着双晶亮的黑色大眼睛打量我们,爬出妈妈认为的安全范围又被拽了回来。

正在晒太阳的母海豹

海洋动物或许是最大吸引点,但更令人称奇的是这片荒陆上的生命。“从没见过这么绿的巴塔哥尼亚”,Liliana感叹,大概因为今春降雨多于往年。可我眼中,那不过是一堆半枯的灌树丛和稀疏矮草,裸露着的干渴砂砾,被大风阵阵掀起;贫瘠的荒原间,散落着几座粉色盐湖,三两只火烈鸟在岸旁顾影自怜。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易轶

易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