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铅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公立医院医疗欠费严重院方不愿提及怕患者效仿0

发布时间:2021-01-22 08:32:31 阅读: 来源:铅笔厂家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报道,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深圳每一家公立医院都有一本这样的账单——医疗欠费单。根据深圳市公立医院管理中心的统计,全市11家市属公立医院目前累积的医疗欠费共有8157万元,欠费人数有8000多人。欠费的不全是病人,还包括社保和保险公司。

而深圳全市市属公立医院一年的业务收入大约80多亿元。欠款大约是收入的百分之一。

报道当中提出这样的问题,“见死不救”“没钱不治”显然违背了医生的天职和公立医院的公益性。但是,在医院及医护人员全心全力救治病人后,若还要承担欠费的责任,这又是何等的尴尬,这样巨额的医疗欠款又该由谁来买单呢?

在四川成都,当地的《华西都市报》前不久有报道;成都的10家三级医院2013年被欠费的总额超过2000万元。今年5月,华西都市报曾对成都10家三级医院进行了调查,调查的对象包括了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四川省人民医院、成都市第六人民医院、416医院、363医院等十家医疗机构。最后,据医院官方统计的数据中,省医院2013年度的欠费总额达到了560万、华西医院最高总额超过600万,10家医院中被欠费用最少的416医院被欠的总额也超过80万,10家医院2013年总被欠医疗费用超过2000万。

在拖欠医院费用的人群中包括低保患者、三无人群以及纠纷人群。

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医务部部长游明元:不管确没确定他是三无人员,如果需要的话,都是先治疗先抢救,后续的费用是这样的,国家虽然有一些政策但具体的操作方法和资金的处置有困难,目前基本上都是医院先自行垫付的,一般来一年是十多万到几十万不等,主要是针对三无人员,这对医院来说肯定带来比较大的经济负担

而当记者问及纠纷人群的拖欠情况时,不少医院却不愿提及:

工作人员:他欠你费用都好像是觉得是理所应当的,本来就是国家的医院。

工作人员:医院在这一块向来是吃哑巴亏,其实明明欠费了,医院确实有这个缺口,但不好说,因为说了以后怕有更多的人欠费。

医院不愿意多说,宁愿吃哑巴亏。这样的状况不止在成都,多个地方的记者在采访中,都有体会。在安徽,记者在联系采访中遇到多家医院委婉拒绝采访的尴尬。其实对于患者“逃费”,每家医院几乎都是敢怒不敢言,这样的事情不是偶发,几乎每家大医院都遭遇过,医院愿意吃“闷亏”,是怕更多的患者去效仿,到时候医院会受到更大的伤害。

蚌埠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医务科王处长:欠费的问题,大致主要分为这么几类,第一类,受医疗技术的限制,他的期望值和他的疾病的愈后,可能达不到他的满意,造成他不愿意付医疗费,这是欠费比较大的一类。另外一类,由于意外、交通事故,还有打架等方方面面的双方纠纷,到医院看病后,由于付费的问题双方谈不好。还有是无主的,在街上突发疾病的,被120或是好心人给送到医院来的。

王处长说,随着国家各项医疗保险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的不断完善,目前欠费情况少了很多。

王处长:这两年以我们家医院的经验,感觉是在逐步减少的,因为经济条件差而恶意欠费的情况,相对来讲少一点了。

尽管目前欠费情况少了,但是一年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欠费情况,让医院也是很无奈。

王处长:虽然我们是公立性质的医院,如果抢救过病人后,花了人力、物力、财力,得不到相应的补偿的话,这给医院运作起来会造成很大的负担的。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目前医院在追缴欠费时,似乎顾虑较多,手段也显得单一和无力。

王处长:催缴难度,因为医院是个事业单位,又是公立医院,我们没有执法权,一般的情况下我们不愿意作为医院到法院去告患者,打官司来要这些医药费用,一般来说我们都提供熟人,通过科室,通过朋友去反复做工作,把医药费还给我们。在追讨方面,我们医院是绝对处于弱势,没用太好的办法。

同样在安徽,另一座城市淮南,医院也反映讨债难。

淮南朝阳医院急诊科主任邹贵全:费用拖欠的,有一部分住院的确实是贫穷,困难群体。还有一部分是交通事故、三无人员、醉酒、打架闹事。

邹贵全说,有一部分是可以联系到其家人,治疗后可以将费用补缴的,而还有相当一部分则是恶意拖欠,有“得空开溜”的。

邹贵全:晚上经常有醉酒的,路人报警,家里人联系不上。我们要给他用药、治疗,等到他稍微醒一点,他自己就走了,他给你留下的信息是虚假的,这部分钱就没了。

也有恐吓医护人员的。

邹贵全:打架斗殴的,甚至身上别着刀,你给他包扎好了,他没钱,你找他要他跟你翻脸,怎么办呢。

甚至还有无理由拒不缴费的。

邹贵全:上个月底,一起交通事故,到我们急诊科,我们给他缝合,保卫科看都没看住,然后家人也来了,就讲没钱,实际有钱他就不给。

据介绍,急诊科恶意欠费的病人比例占欠费病人的70%左右。

邹贵全:在“跑账”的里面,应该占70%左右,恶意欠费是医院最头疼的一件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几乎淮南各大医院每年都会收治欠费患者,由此产生的医疗欠款也是很可观,少则几万元,多则几十万。

淮南朝阳医院财务科科长胡放:我们医院每年病人逃费有几万块钱,基本上每年都有这么多损失,无缘无故的损失这几万块钱,也不是我们所愿意看到了。

这部分欠费讨要起来难度非常大,加之,民事诉讼实际操作起来将面临很大困难,政府也没有相应的补偿机制,医院只能自己兜底、自行消化。

邹贵全:他都是动态的,确实是找不到头绪。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医院只能把这个账作为损失核掉了。

近两年,医院又有一种新的收费模式,在一些地方试点,叫“先治病,后付费”。安庆市从今年5月起,宜秀区开始在全区乡镇卫生院和基层医疗服务中心,对需要住院的患者采取“先看病后付费”医疗服务模式。这是安徽省第一个以县区为统筹的集中试点。

施行“先看病后付费”医疗服务模式虽好,但有人最大的担心就是病人出院后无力承担相关费用,或是恶意欠费。宜秀区卫生局局长张贤惜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新农合”工作,他觉得,在基层开施行“先看病后付费”医疗服务模式,其实有很大的可行性,而这也正源于基层的特点,那就是看病整体费用较低、人数较少,报销比例接近90%。

龙王传说

无限格斗BT(满V版)

全民娱乐app有问题吗

阴阳双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