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铅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小留学生霸凌事件的美式解读

发布时间:2020-07-13 11:49:54 阅读: 来源:铅笔厂家

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发生了几起震惊全美的校园枪击案,让美国人对青少年霸凌行为的危害性有了新的认识。因为事后调查发现,有些冷酷的少年杀手,曾经是被欺凌的对象。

美国各州反霸凌法都明确规定了学校在反霸凌上的责任,并将惩罚权交给学校,对严重的行为可以直接开除学生;涉及刑事犯罪的,司法部门应及时介入;如果案情严重,即使未成年人,也可以按成年人判罪。

几年前,年仅13岁的上海女孩翟芸瑶告别父母,赴美留学。那时的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她接近19岁时候,一场漫长的牢狱生涯将成为她摆脱不掉的命运。

沸沸扬扬近一年、在中美两地引起强烈关注的加州小留学生霸凌案,美国西部时间2月17日上午由洛杉矶波莫纳高等法院宣判:翟芸瑤因绑架罪、严重人身伤害罪、攻击罪、攻击导致的严重人身伤害,共获刑13年;杨玉菡因绑架罪、攻击罪、暴力攻击罪共获刑10年;章鑫磊因绑架罪和攻击罪获刑6年。刑满后,3人将分别被遣返回中国。

法院去年开庭时公布的起诉书中,原有一项“酷刑折磨”指控,这项罪责最高可判终身监禁。因3名被告选择与检方达成认罪协议,检方放弃了这一指控。

青少年霸凌在美国可能被判终身监禁

自此案去年4月由媒体曝光后,其中备受关注的焦点是:参与霸凌的核桃市牛津高中10名小留学生中,已满18岁、作为成人被起诉的3名被告,将可能面临最高终身监禁的重罪处罚。

消息传开,立即在国内和全美华人社区引起一片哗然:青少年之间欺负人、打群架也会被判重刑?即使3人认罪后的“轻判”,也比我国处理类似案件的惩处力度大得多。

一片哗然的背后,是人们以往既定的观念、经验所受到的重重的撞击。审前听证会上的翟芸瑶,因为这既定的观念和经验,根本没有意识到凌厉的法律之剑已然高悬。她表情轻松地与男友章鑫磊对视,甚至向法庭提出加快审理的要求,希望早点回家过她的19岁生日。

因为这既定的观念和经验,在刘怡然被打前两天,被翟芸瑶们围殴的另一个女孩麦嘉怡,也像大多数中国校园霸凌受害人一样,选择沉默和忍受。直到刘怡然报警后,她才在美国朋友的鼓励下选择了报警。

率先报案的受害人刘怡然,在此次被打前,按她的证词,还曾不止一次、被不同人殴打过,而之前的她也并未选择报警。

按照美国法律,“酷刑折磨”罪名的定义是:对别人身体造成极大伤害;并且为了报复、勒索或者其他任何目的而虐待、故意对别人施加残忍或者极端的折磨。

去年3月30日的经历,于刘怡然是一场梦魇。在一个冰激凌店,一伙与刘怡然同校的学生令她跪在地上达20分钟,并对其反复殴打。随后他们又将刘带到附近的罗兰岗公园,对她拳打脚踢,剃掉她的头发逼其吃掉,扒掉她的衣服拍照,强迫她趴在地上吃沙子,甚至用烟头烫伤其乳头,并试图用打火机点燃她的头发,因刘怡然身上被泼了冷水,才没有被点燃。整个折磨过程,持续长达5个小时。

因为争风吃醋等一些琐事,一群十多岁的青少年竟能如此残忍,令人震惊。更让人们意想不到的是,在中国多以“批评教育”收场的青少年霸凌行为,在美国竟被如此严厉地处置。

不少中国网民拍手称快:无法无天的中国“小混混”们终于在美国受到了制裁。

其实,对翟芸瑶们“修理”受害人的手段,人们并不陌生。从一个又一个网上疯传的青少年霸凌视频中,人们看到了太多的相似的残忍:强迫下跪,拳打脚踏,扒光衣服拍照,用烟头烧烫,等等。

这一回,几位中国青少年之间的霸凌行为,因为跨越了国界,发生在另一个国家,得到了别样的解读。如同一份化学试剂,被放到另一个实验容器中,却产生出迥异也更强烈的化学反应。这反应,让人们震撼兴奋,有所期待,也有所思考。

未成年人无疑需要保护,但他们的行为也需要规范,两者怎样协调,界限如何确立?从应对青少年霸凌的“美国经验”中,我们是否可以有所借鉴,该如何借鉴?

美国50州已颁布反霸凌法

2015年3月,美国蒙大拿州通过了反霸凌法。至此,美国50个州全部有了反霸凌立法。从1999年第一部反霸凌法在佐治亚州诞生,到反霸凌立法遍布全美,历时16年。

各州反霸凌法都明确规定了学校在反霸凌上的责任,并将惩罚权交给学校,美国学校的“零容忍”政策有了法律支撑。一旦学校发现霸凌事件,须立即采取行动,例如,对严重的行为可以直接开除学生;涉及刑事犯罪的,司法部门应及时介入;如果案情严重,即使未成年人,也可以按成年人判罪。

近几年,美国各州又纷纷将反霸凌的触角延绅到网络霸凌领域。在社交媒体上辱骂、攻击或披露同学隐私的行为,也被定义为霸凌行为,被称为“网络霸凌”。

耐人寻味的是,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孩子只不过是孩子”,对孩子应以批评教育为主,在美国也曾是普遍的理念。不少美国人认为,青少年之间的矛盾和争斗是他们成长的一部分。但是,在过去20年间,因为一系列的原因,对青少年之间的霸凌行为,从观念到行动,美国经历了由宽松容忍到零容忍的巨大转变。

记者注意到,在美国,中国小留学生霸凌案也是媒体纷纷报道的热点。只是,对同一桩新闻,美国民众的关注重点与中国人明显不同,对3名被告可能被判终身监禁的情形,几乎没有人觉得意外。记者采访到的几个美国人,都认为针对不同行为有不同处罚,法律都有明文规定,不需要老百姓太费心。

安妮是西雅图市一名对外英语教师,她的学生中有不少是中国留学生,所以她对这个案子的审理十分关心。她对记者说:“这些学生做的远非一般的霸凌行为,他们绑架而且折磨受害人,这很严重!”

据美国刑事律师、法学博士邓洪介绍,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发生了几起震惊全美的校园枪击案,让美国人对青少年霸凌行为的危害性有了新的认识。因为事后调查发现,有些冷酷的少年杀手,曾经是被欺凌的对象。

美国政府组织的一项研究表明,美国约有三分之一12到18岁的学生曾在学校遭遇不同程度的霸凌。美国广播公司曾报道,美国每天有16万青少年因为惧怕霸凌而不敢去上学。

一个名为“霸凌监督”的民间组织公布了一组数据,每个月全美有25万名学生报告受到肢体上的攻击。90%报告被霸凌的学生感到,受欺负这件事对他们的社交、情绪和学习产生了不良影响。

面对霸凌,许多美国青少年选择了退让忍受。一忍再忍,直至忍无可忍时,有的选择了报告,极端的情况是选择报复,或者自残甚至自杀。因霸凌引发的极端案例在增加,这也是美国相关法律约束变严的重要原因之一。耶鲁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被霸凌者自杀的可能性比其他人要高2到9倍。

在美国有的州,“霸凌至死”的恶性事件以及由此付出的生命代价,直接促成了反霸凌法的诞生。2005年6月,佛罗里达州学业成绩优异的15岁高中男生杰弗里·约翰斯顿在经历了两年的校园和网络霸凌后自杀。3年后,佛州通过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反霸凌法。

2010年1月,从爱尔兰移居到马萨诸塞州南哈德利镇的15岁少女菲比·普林斯,因受不了一群同学因争风吃醋而实施的持续霸凌而自杀。这一事件直接加快了麻州反霸凌法的立法进程,当年5月初,麻州反霸凌法颁布。

反霸凌还需多层面努力

小留学生霸凌案近一年的审理,情节曲折起伏。通过多家媒体的密切报道,美国法律上的一些严厉规定让国人印象深刻。不少人认为,中国当学美国,从重处罚青少年的霸凌行为。对此,安妮认为:“法律和刑罚仅仅是最后的防线,严刑的威慑力从来都是有限的,不可能真正杜绝犯罪。美国的校园霸凌现在仍然普遍,要改变现状,需要许多层面的努力。当然,有法可依,让做恶者受到惩罚还是很必要的。”

居住在波士顿、在美国生活多年、对中美社会问题密切关注的中英双语作家李双说:“我觉得不应简单地采取提高刑期这种‘从重’法,而应该学习美国法律,能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和层面定罪量刑,做到具体案件具体分析,合理地根据个案加重对霸凌案件的处罚。”

除了法律的明晰和执法的严格,美国反霸凌工作的细致深入也值得借鉴。在麻州达特茅斯高中任教的王宇哲告诉记者,在她工作的高中,校园暴力也很常见。“不过,由于学校的严格管制,美国高中的校园暴力不会特别过分。除此之外,学校有顾问,类似于辅导员,负责学生的思想工作和心理疏导;还有体育教练员,专门对付那些十分难管教的学生。”王宇哲说。

在美国,确保霸凌行为的及时报告和处理,也是一项重要工作。从小学到高中,各学校都有一套反霸凌的制度,学校网站上一般都有专门的链接,供学生和家长随时报告霸凌现象。有的学校还给学生安装了专门用于报告霸凌的手机软件。

众多民间非营利组织,也加入反霸凌的行列。如“霸凌阻止者”这个组织,由新泽西州一所公立学校的反霸凌专家汤姆·莱特森建立。全美任何一所学校的学生,如若遭到霸凌,不必注册,可立刻匿名在该网站上报告,标注霸凌发生的时间和地点。各地学校的教职员工,可以根据举报立刻展开调查和行动。

在加州金门大学攻读心理咨询专业研究生的留学生解芳,目前在加州一所中学实习。她告诉记者,在美国,学校及其他教育相关机构的工作人员,都会受到培训,以确保每个人都很清楚,一旦发现孩子受伤、被霸凌等情况,必须立刻报告儿童保护中心等相关组织,或者报警。在一些州,教育工作者如果对霸凌漠然无视,就可能触犯法律。

在家庭环节防范霸凌,在美国也颇受重视。据邓洪律师介绍,美国立法加强了父母管教子女的责任。如果未成年学生因霸凌被送到青少年法院,父母也要和孩子一起进入司法程序;若法官认定孩子的霸凌行为与父母的不良行为如吸毒、酗酒等有关,法官可以转移孩子的监护权;子女的霸凌行为造成他人受伤或受损,父母还须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无论中美,都应该反思一个问题:学生是从哪里学到暴力的?首先要杜绝老师使用暴力,并通过法律手段有效制止家庭暴力行为,还要注意社会环境中各种可能导致青少年暴力倾向的不良因素,没有各种使用暴力的‘榜样’,学生就不会模仿。”李双说。(特聘记者 吴娟)

南宁设计职业装

绥化制作西服

盘锦订做工服

景德镇制作工服

相关阅读